一个不敢验手指血的男孩

最近天气骤然变冷,医院里人满为患,儿科比游乐场还热闹,四处都是家长带着孩子人头攒动的身影。

当然孩子对验血都挺畏惧的。有的被强拉过手指,然后哇哇大哭,有的紧皱眉头,一脸凝重……不过还是都验好了。

有一个男孩在验血窗口与妈妈展开了拉锯战。妈妈好说歹说好不容易把他拖到窗口,他用力向下一蹲,还是没验成。

妈妈指着旁边的小朋友:你看那个宝宝才几个月大,都敢验血。看这个小朋友,还是小女孩,验完血也没哭。你还是个男孩子,怎么能这样?

这男孩满脸通红,使劲用力不停地擦着眼泪。当他平静一会儿后,新一轮的“战争”重新开启:妈妈拉他过去,男孩向后缩,在验血窗口止步不前。

后面有人排队,无奈,妈妈只好把他拽到一边儿说:你自己去吧!我不拉你了!道理都跟你讲了那么清楚,就像蚊子叮一下,真的一点儿都不疼,你是个男孩子,不能这样!

妈妈的表情透出无法言说的痛苦,一边感到好多双异样的眼神投向自己,一边无计可施、无可奈何。

男孩仿佛欠了周围人一个大大的道歉,他站在旁边,有着无法言说的苦衷:为什么不敢去验血?他似乎也不太明白。在被与六个月大的小婴儿和旁边的小女孩对比时,真是羞愧难当。同时和妈妈口气里流露出的一样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差评。

人们依旧熙熙攘攘地经过,但这对母子间的空气却凝固了。

我也不知后来发生了什么,不知他们能不能在医生下班前拿到验血报告,已经下午了。

带着不太舒服的感受离开了医院,小喵略带得意地小声对我说:刚才那个小哥哥都不敢验血,他比我还大呢!

嗯!我回答:那个小哥哥可能有点害怕。你觉得疼吗?我问。

有点儿疼,小喵回答。

尽管后来小喵都能配合验血,验好后还自己摁住棉花,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我还是能清楚地记得她第一次验血时胆怯的表情,缩着手,抱紧我,一个劲儿地说:我怕,我怕……

小女孩的怕似乎比男孩的怕更容易被接受,可我确信对于一个孩子来说,“害怕”并无差别。

让孩子承认自己的害怕,感受到自己的害怕,进而才能接纳自己的害怕,变得勇敢起来。

而每个人对疼的感受也不一样,大人比孩子更怕疼,男孩比女孩更怕疼都完全可能。

否认自己的感觉,去装作勇敢,并不是勇气的象征。

那一次,我告诉小喵:可能有一点疼,不过妈妈陪着你!于是我抱着她与她面对这未知的恐惧,至少她知道了将要承受什么,至少她明白妈妈会陪在她身边。

让孩子预先知道可能发生的事儿,而不是哄TA骗TA或者干脆说没有。让孩子明白即便那样,也有人一直陪着TA。只有这样,孩子才敢打开勇气的大门,对陌生的事儿冒一次险,在一次勇敢的尝试中,体验到是怎样的疼和完成的胜利。

这个从“胆怯—不安—尝试—胜利”过程,虽然只有几秒中的历程,却有如一项壮举,在孩子们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迹。

对孩子来说,这可以成为一次成长的经历,而不应当成为被羞辱、被比较、被差评的糟糕体验。

但愿,我们都有勇气让孩子诚实地面对自己,成为一个真正勇敢的人。

"

首页时政